华为阿里俩员工,教70后种菜种水果,做了个全国第一

 二维码

图片


作者丨赵晓晓

编辑丨及轶嵘

图源丨受访者

从华为辞职后,赵广跟着卖农资的销售,在农村跑了两个月。

时间不远,在2017年。赵广发现农村变化很大,土地流转,原来零散的土地被集约和规模化种植,机械化又替代了人工,很多农民就转型成职业农民,大规模地种植水果、蔬菜等农产品。不再是为了口粮,而是做生意赚钱。

但这些转型的农民找不到学习专业种植技术的平台。

从农村回来后,赵广成立了天天学农,是国内首个互联网农民职业教育培训服务平台。赵广想的是,要有一款属于农民的APP,提供种植技术、农产品营销等知识,帮他们提高产量,卖出好价钱。

现在,天天学农平台上注册学员有500万人,覆盖到了200个多地级市,研发精品课程5万多节,学习群体有海归、刚毕业的大学生、返乡青年,更多的是普通新型农民。做到这个规模,天天学农只用了不到5年时间。

融资也没落下。到目前为止,天天学农已经完成了5轮融资,平均每一年就有一轮融资完成。投资机构有经纬创投、松禾资本、雍创资本、长策投资、丰农控股等。其中,经纬创投连投三轮。

“我们抓住了农民职业教育的市场空白。”天天学农创始人赵广对创业邦说。未来赵广想做的是,覆盖更多的学习群体,服务整个涉农群体。

图片

辞职华为,教农民种地

做的是农业领域,但赵广并不是相关专业出身。

赵广是个80后,重庆奉节人,大学和研究生读的是电子和软件工程专业,典型的理工男。毕业后就去了华为,做过技术,写过代码,带过项目,也做过运营,最后一站是在华为“2012实验室”研究通信、云计算、区块链等战略方向的内容。

选择做农民职业教育,跟他的大学同学,也就是大丰收创始人闫子铜有关系。2015年从华为辞职后,赵广想创业,但想找个新的方向。闫子铜建议他来农业领域看看机会。农民对农技知识的迫切需求,是赵广在农村跑了两个月后,发现的新市场。

“他们在种植过程中会遇到很多问题,比如病虫害、施肥、果树修剪等,”赵广说。没有很好的学习渠道,要么问周边有经验的人,要么去问卖农药、化肥的,即便有农技师和政府培训,能提供的帮助也很有限。

赵广还注意到,消费者对农产品的要求越来越高,尤其是水果和蔬菜,不仅要好吃,颜值也要高,市面上也有不少有机食品,这都需要更专业的种植技术。也有不少种植失败的案例,带着很多钱进来,没有经验,没有技术,最后都亏了。

“农业有它的特殊性,时令性强,试错成本高。种植户更希望有一个平台,可以让他们学到一些农技知识和种植技术,提高经济效益。”赵广说。

而这个领域,还没有人来做。2017年,赵广成立了天天学农。

图片

赵广线下调研 图源:受访者

闫子铜是第一个合伙人,做过两年的农资(种子、化肥、农药等)销售,他在互联网农业领域有一定的经验。最主要的是他也看到了农技的需求,因为经常有种植户问一些农技问题,希望他们能增加这方面的服务。

国内首家,没有什么经验可借鉴,赵广和闫子铜两个人就慢慢摸索,下到农村跟农户沟通交流。“得知道哪些问题是最常见的,什么品类种得最多,怎么能让他们听明白,”赵广说。

水果经济附加值高,种植面积大,遇到的问题也多,赵广就先从水果品类的课程切入。打开市场后,蔬菜、药材、鲜花绿植等课程也都有了。现在比较受欢迎的课程是柑橘、葡萄、草莓等。

技术上,有营养课、病虫害课、果树修剪课等。角色上,有农业经理人、农作物植保员、农药配方师,还有植保无人机飞手的培训认证。

现在,天天学农的课程涵盖了几十个作物品种,课程总门类超过220个。老师既有来自中国农大、西北农林、华中农大、华南农大等知名院校专家,也有在农村做了很多年的资深种植户和乡土专家。赵广认为他们在实际操作方面的经验,更具有参考价值。

赵广记得,第一批种子用户来自他们的线下活动。“当时就是在各个县里做培训活动,慢慢跑出来的。”最早都是普通种植户,年龄在50岁以内。扶持乡村振兴政策出来后,90后、00后也开始返乡,甚至还有海归,能占到总比例的20%。

有多少用户学成做出规模的,赵广已经记不全了。几个印象比较深刻的,一个是云南的种植户,年龄在四十多岁,几个合伙人一起干,投入了一两千万种沃柑,现在已经回本,还扩种了新品种。

还有一个是广东江门新会的种植户,投了2个亿种陈皮,现在是当地陈皮第一大户,并创办了自有的陈皮品牌。

比较典型的案例是,从澳大利亚留学回来的90后,老家是四川眉山的,刚结婚没多久,嫁妆是家里给的1000亩地。夫妻两人就在老家种起了香水柠檬,现在做的也很不错。

当然也有失败的案例,但都不是放弃,而是换个新的品类继续学习。

天天学农的团队也在不断扩充。除了赵广和闫子铜,阿里系出来的王明明是在2018年加入,成为合伙人的。王明明是淘宝网的第24号员工,最早的创始团队成员,那个时候阿里巴巴才几百人。他还曾在腾讯、京东任职,也创过业。

“王明明对互联网的敏锐度很高,他觉得天天学农跟他做淘宝时的时间节点和状态非常相似,刚刚开始,但是又有了一些苗头,”赵广说,“他直觉这件事可以做成,果断加入了我们。”

现在,天天学农的团队有100多号人,都在深圳。高管有不少是从腾讯等互联网公司过来的。也有很多成员来自在线教育公司,比如好未来、新东方、编程猫、掌门一对一等。

“最近还在讨论,这些在线教育公司帮我们培养了很多人才,”赵广说。

图片

天天学农老师线下教学 图源:受访者

图片

“只要你做,我就投资”

闫子铜是天天学农的第一个投资人。

他在农业赛道有八年的投资经验,创办的大丰收是国内最大的农资销售平台,已经融资到了C轮。闫子铜也想再孵化出一个提供农技培训服务的平台,但市场缺口很大,他觉得这个项目更值得单独运营。

所以在赵广有了想做农业技术培训的想法后,闫子铜很支持,跟他说,“如果你做这个事,我就直接投资你。”

除了提供资金支持,发展早期,闫子铜还帮助梳理行业上的坑,清扫一些障碍,让他们尽量少走弯路。“这比提供资金的意义更大,也是我们最需要的资源,”赵广说,“这些都是他们四年成长过程中,最宝贵的经验。”

经纬创投的投资前后只谈了一个月,很看好这个全新的赛道。“当时聊得非常快,他们能看懂天天学农的模式,大家一拍即合,” 赵广说。Pre-A轮后,经纬创投又连着追投了两轮。

团队背景也是经纬创投决定投资的原因之一。他们觉得赵广在华为的就业经历很重要,有互联网思维,对农业感兴趣,肯吃苦学习,团队里也有懂农业的人。最重要的,是赵广的前瞻性,无意间踩对了风口。

天天学农成立的时候,国家乡村振兴战略尚未发布。两个月后,2017年10月,相关政策推出。这意味着,农民的职业教育市场会成为一个隐形的巨大市场。

“我们并没有追政策风口,是看到了农民的需求和未来发展空间,才决定去做的这件事,”赵广说,“政策出来后,对天天学农的推动很大,学员一下子就多了。”

在赵广看来,经纬创投是投资机构里为数不多一直在看农业项目的,他们对农业领域有很强的敏感度。天天学农之前,经纬创投还三次投资了大丰收。

松禾资本的投资更具有针对性。松禾资本的创始人是厉伟长期在研究乡村振兴相关政策,所以厉伟本身的政策敏感度和市场敏感度就非常高,在看到赵广做的这个项目后,果断领投了天天学农的C轮融资。

2017年10月之后,聚焦乡村振兴的全面推进、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政策,就不断在更新。去年2月,国家乡村振兴局正式挂牌,标志着我国迈入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新阶段。这意味着,农村的重点不再是扶贫,而是创富,创富需要专业人才:新型职业农民。

根据国家统计局和农业部的统计,截至2021年底,新型职业农民总量已超过4000万人。而这部分人群,催生了一千亿元的农民职业教育培训市场。

从这几点上来看,天天学农还远没有达到上限。

图片

活动现场教学员使用APP 图源:受访者

图片

爱折腾,曾三次创业

天天学农之前,赵广已经创过两次业了。

第一次是在2007年,还在上研究生,赵广和一位同学共同创办了一个电子书论坛,做了一年多,积累了几十万用户。入职华为后就把这个项目卖掉了。

第二次创业是从华为辞职后,2015年,做了一个线上开发者服务众包平台,还拿到了一轮融资。不过行业竞争者众多,一年后赵广就退出了。这期间,赵广还创办了国内最大的IT运维技术社区,后来卖给了北京的一家IT培训机构。

赵广评价自己是个爱折腾的人,不想当一个螺丝钉。他觉得还可以再拼一拼,闯一闯,试一试,做一些更有价值的事。

其实第二次创业结束后,也有华为的老领导对赵广说,“要不你回来吧”。没有回去,赵广想的很明白,有了前两次的创业经验,他可以再来一次,应该会做的更好。再创业,他要去做件真正有意义的事,不能再是一时兴起。“要是个蓝海,要有价值,要能坚持”。

天天学农是赵广的第三次创业。这次他找对了感觉,一是因为发展空间大,不止做水果、蔬菜等种植版块,未来还可以拓展到林牧渔业。二是因为,他认为农业是个既能“长青”,也能“长情”的行业,既能创造商业价值,又能创造社会价值。

也有踩坑的时候。比如最开始讲课只照本宣科,没有参考实际场景,被农户提出质疑;开发的小程序下乡推广,发现有近30%的农户打不开。

还有人才。既懂专业知识,又有农村经验的人才很少,甚至很多都没有过农村生活,很难去理解农户的需求。所以每有新员工入职,包括产品经理,都必须要先去农村待一个月,学会自己去理解用户需求。

最大的挑战是业务方向的调整,从知识付费转型到职业教育,当时很多同事不相信这个事,出现了很大人员流动。

只不过三次创业后,赵广对困难看的比较开,有问题就解决,这样公司才能再向前迈一步。“况且,天天学农没有可参考的商业模式,很多问题只能自己去找答案,没人能帮你”。赵广说。

培训业务外,天天学农还有一个“出国游”的项目,专门去农业做得比较好的国家学习。疫情前去过日本,本来还计划去以色列、南非、中国台湾,但疫情后就搁置了。

现在又孵化了一个项目“大地研学社”,聚焦国内,主要面向头部的农场主,为他们拓展视野。比如,去云南褚橙庄园,看怎么种出好橙子,如何打造好品牌;去百果园总部参观,了解消费者想要什么样的好产品,应该按照什么标准去生产管理。“消费不断升级,我们也要不断破圈”。

虽然说天天学农是中国最大的农民职业教育平台,但赵广觉得这个“最大”还是有点小,他想做的再大一点,在农民职业教育领域建立起一个更强的壁垒,覆盖更多的用户,构建更丰富的课程内容。

未来还可以围绕这些农户去做更多的服务,比如卖农药化肥、解决农产品销售,甚至做农村金融等。目前,天天学农也在对接政府的一些工作,比如承担农技公益培训等。

“如何理解这一群人,决定了我们能为他们创造出一个怎样的世界。”赵广说。

本文为创业邦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,请联系editor@cyzone.cn。


联系方式:18796664870、0514-84419668
邮箱:shenjuke@163.com
地址:扬州市高邮高新区创客中心10楼
微信公众号
在线客服
 
 
 
 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8:30-17:30
 联系方式
客服热线:18796664870
客服热线:0514-84419668
客服热线:18014068338
邮箱:shenjuke@163.com